首页热点专题 › 本人此次回去就是为了回来拜望你们,此时他叫他叫小呆

本人此次回去就是为了回来拜望你们,此时他叫他叫小呆

归云一去无踪迹,初云离去易南飞
我们都有一个无法忘记的人,不是因为对方有多么难忘,而是因为我们曾经有多么的依恋和执着。当一个人习惯了另一个人的存在的时候,即便没有喜欢和心爱,在离去时依然会感到失落与难过。
我们都想要拥有永恒的爱情,找到一个人可以和对方相伴到永远,可每段感情都充满的变数,在初的时候谁也无法预料到结果。我们都会在泪眼之后,微笑着抚摸着心脏的位置,那里的伤痕,依然温暖湿润。只是我们的爱啊,再也回不去勇敢的时光了。
一切的一切,就当是梦里花开的缱绻迷雾吧,醒来便会尽数淡忘。时间在漫漫沉淀,在时光的洪流中,我们终究是长大了。
第一章再见如初见,相见不怀念
熙熙攘攘的人群经过她的身边,机场人潮攒动的大厅,相聚的人欣喜拥抱,分别的人却不依不舍。站在偌大的机场中,她一时间竟找不到一个该去的方向。
有关那个男人的一切,到头来终究是失望收场。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一晃眼,竟已是三年过去了。但是,却还是忘不了他呢…
自嘲的笑了笑。慕初云拖着行李箱,望向远方的天空。
“易南飞,从此之后,我们就是陌生人吧” “云云…”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
“妈~”见到母亲的那一刻便湿了眼眶的慕初云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不由心头酸楚,哽咽着喊了一句,却再吐不出其他音节。哽咽道:“妈,你要是生气打我骂我都好,就是别不理我…”
“我这些年好想你,可你一直不接我的电话…好几次我听说你生病住院都想回来,又怕你看到我更生气…”她抱着母亲哭,有风拂过,脸颊一片湿冷。
“你回来多久?什么时候去?”
慕初云摇头:“我不去了,以后我就留着你和妈身边照顾你们,不会再离开你们了。”
闻言,林月琪有些诧异,“听说不是你在伦敦那边一家医院上班?怎么你辞职了?”
“妈,你们就我一个女儿,我应该留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工作没了没关系,我去市医院随便都可以找到。”
“可你在国外发展得好好的,放弃了多可惜?”
可惜么?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挤入伦敦有名的医院,现在却要放弃,多少是有些可惜的。
可这点小小的可惜和父母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对了妈,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的啊”
“是南飞给我说你今天有可能回来,让我过来看看你。
“妈,不说这些了。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回来看看你们。顺便…”
“顺便去看看南飞吧!”林月琪打断了她的话“你不在国内的这几年,他经常去找你的”
“妈…”慕初云顿了一下说道“我和他现在。已经是陌生人了” “你们…”
““妈,别说了,我们回家吧。我常在梦里梦到吃你做的饭菜呢。”
一回家,林月初便做了一大桌子慕初云爱吃的菜。见慕初云正用手这拿一点那吃一口的,轻哼一声,打掉女儿的手,把菜端到餐桌上,先舀了一碗汤递过去。
岑欢笑嘻嘻接过,在母亲身边坐下。 “妈,爸呢?怎么都没见到我爸啊”
“那东西,成天到晚的就知道他的公司…”林月琪不满的说道“我们不用管他了,他今晚应该又是加班。真是的,女儿回来加什么班啊…”
“妈,别说爸了,他也是为了你和我啊。”慕初云边吃边说道。
“妈,咱先吃吧。来,吃点牛肉。”说着,给林月琪夹了一筷子牛肉片
“你怎么尽吃青菜?”林月琪皱眉,要将牛肉片给她夹回去,慕初云连忙抽开碗。
“妈,你吃吧,我吃青菜就好”
林月琪扫过女儿纤细得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身子,把牛肉片放回自己碗里,却嘀咕道:“都瘦成纸片人了还吃素,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审美观美在哪里。”
“妈,我哪有那么瘦啊…”
“你看看你,你这还不瘦那什么叫瘦啊,等南飞回来看他怎么说你”
“妈,别说他了好么?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了!”
“啊?”林月琪一脸的惊讶,刚欲问清是怎么回事,却刚好有人敲门。
“云云,你先吃,我去看看是谁来了。”
“伯母好,云云应该回来了吧?”林月琪一开门,便看到易南飞站在门口。
“啊…呵呵,云云现在在里面吃饭呢,你们先进去聊,我去她爸公司看看。”林月琪赶紧找了个理由离开,年轻人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妈,是谁啊?”慕初云见林月琪一直没进去,便出来看看。
“云云…”一个声音仿佛穿越了时空来到慕初云的耳边。依旧这张容颜,仿佛几年来从未变过,清隽优雅,两道冷厉的浓眉下那双黑如泼墨的眼眸仿如鹰隼,锐利得让人不敢直视。
原以为再见他,她即便不能若无其事的和他寒暄,至少也不会再因他的言行举止而情绪波动。
可为什么心还会疼?还会因他的出现而心跳怦然?
慕初云握拳,指甲陷入掌心里,脸上却依旧的微笑,笑得风情万种的望向蹙眉看着她目不转瞬的男人,开口道:“易先生,好久不见。”
易南飞沉静的目光落在她因用力而捏得关节泛白的拳头上,温柔又低沉的嗓音吐出:“怎么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要不是我在英国有朋友还找不到你呢。”
“易先生,我们很熟么?我回来为什么还要告诉你?”
“云云,你一定要和我生分至此么?”
三年前她就对他说过往后两人各不相干,形同陌路,如果他还记得这句话,就不应该这样问她。而她不过是在履行自己当初的承诺,同时也是在划清两人的界限,免得又重蹈覆辙。
“云云,你…真的,真的没办法再爱我了么?”慕初云迎视他的目光,恍惚中似乎在他眼里瞥到一抹疼痛
“其实,自从第一眼见到你,你就已经是我的全部。我今后,再也不会像爱你那样的去爱另一个人,也不会再有另一个人像我那样的去爱你。但是就是因为我这样的爱着你,所以我才会被你伤成这样。现在你又要我再爱你一次,易云飞,请你告诉我,我哪来的心让你再伤一次?你这样的回答,你,可满意?”
呵,易南飞,三年前你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成全了你,三年后我不要别的,只求你离我的生活远远的!
“和我一样放手吧。我成全你的幸福,你成全我的自由,以后你我各不相干,形同陌路。”
易云飞心头一震,胸口骤然钝痛了一下。他静静的凝望她,想说什么却又开不了口,半晌后转身离开…
听着车子离去的声音,慕初云瞬间泪如泉涌。 再见了,我曾经爱的人。
———————————————— 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渐渐下了起来
车子箭一般行驶在满是水渍的路面上,水花四溅。突然刺耳的刹车声在耳边骤扬,车子拐向左侧,生生擦过路边的护栏
“和我一样放手吧。我成全你的幸福,你成全我的自由,以后你我各不相干,形同陌路”念头刚一闪现就觉得胸口无法抑制的疼。闭上眼,世界一片黑暗
“若是当初我能留住她,现在的结局是不是就不会是这样…”易南飞很用力才克制住眼眶里转着的圈的泪水没让它流下来。
随手打开CD随便拿了张放入播放器,几秒后CD机里传出歌声,柔柔的女声在唱:
分开后 也曾舍不得 你却没有半点挽留 我放慢走 等你回头 才发现 独自走了好久
易南飞听着歌,轻轻闭上眼,心头思绪如潮。
原来,她已经离她这么久了。他本是她赖以呼吸的氧气,她需要他,想要他,而他却把她推得远远的,看着她一点点窒息。看她一点的离开她。
三年前的她离开时眼神空洞,表情绝望,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满心哀劫。可此时的她表情云淡风轻得仿佛已经看破一切。难道他现在在她的心里,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么?
她当时说的再见,其实是再也不见了吧…
虽然在她离开时他很努力的催眠自己不要再去想她,可大脑根本不受控制,脑海里满满的装的都是她。果然,当初她说的放不下是假的,其实真正放不下的人,是自己吧…
念及此,胸口撕裂一样的疼。
如果我早点回头,如果我早点发现原来自己爱的人一直都是她。如果当初我回过头去挽留她,或许…
“砰!”易南飞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双手紧握着,指尖刺入掌心流出丝丝红色却没有察觉。
“哈哈哈…”易南飞突然大笑起来“既然当初是我要求她离开的,那我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求她回来?”
易云飞大笑着,眼泪终于是忍不住的滴落。
QQ1641103342喜欢朋友可以加我哦希望可以多提一点建议

我知道斐程不喜欢我,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我害他失去了第一任女朋友。我知道,他喜欢她,想跟她结婚,可那个女孩儿一直拖延婚事。

【 以下是一部青春电影。讲一对逗比小情侣,小呆和朵朵的故事。 】

他曾无数次的幻想,在婚房里,他的第一任妻子叫他老公的那种满满的甜蜜幸福,那时,他的心就会立即充盈起来,会一辈子对这个老婆好。

剧情一:武汉,光谷鲁巷,某处麦当劳

这一切,都被我打破了,因为我的到来。

2014年,冬天,小呆回武汉,坐在光谷的麦当劳喝可乐,窗外正好在下雪,漫天大雪里,一对对路过的小情侣打着伞是武汉常见的风景。

我跟斐程从小一起长大,斐程大了我三岁,自是青梅竹马,两家的家庭条件都差不多。所以,我们是好朋友。

让小呆想起离开不久的大学时光,以及大学四年的Ta们。

我从自己的大学来到斐程工作的地方,他的女朋友罗琦深深的感到了危机,在某天迫切的让斐程赶紧准备结婚,斐程在她这么大的变化中没反应过来,硬是拖了一个月。

那时她叫他叫小呆,他叫她朵朵。

他的女朋友找我谈过几次话,我都说,我跟斐程只是朋友,她还是不信,她说,这是女人的第六感。

去麦当劳对当时的小呆和朵朵来说,还是一件很浪费的事情。朵朵每次只点一份薯条,两块鸡翅,一个汉堡,两杯可乐,一杯常温,一杯猛加冰。

我这一刻才明白,她真的爱惨了斐程。

小呆吸着可乐看朵朵往嘴里塞薯条,对话通常是这样的:

在逼婚无解之后,斐程的女朋友站在大桥上,下边就是滚滚大浪,滔滔不绝的大江,斐程急切的劝她下来,下来就结婚。我也急忙上去安慰她。

呆:你是猪吗?就知道吃些垃圾食品!

终于,她在准备下来的时候,大浪扑了上来,钢管上沾了些水,很滑。斐程的女朋友不小心的一滑,掉了下去。

朵:薯条这么好吃,你干嘛不吃?

斐程一直是认为自己的过错,当时没紧紧抓住她,要是抓住了,现在就已经结婚了。并且,他觉得我的到来让他感觉自己踩了狗屎。

呆:切!我才不吃油炸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

朵:那你干嘛不早说,点这么多我怎么吃得完嘛!

我走了,去了我上的那个大学。从那以后我就很少联系斐程,我清楚的认识到,我唯一的一个朋友,就要失去了。

过一会儿,盘子里的薯条还剩后几根,对话又变成这样:

没错,斐程是我唯一的一个朋友,我从小不爱说话,很少交朋友。

朵:呆,我吃饱了,快把剩下的解决掉,不准浪费!

我也想过罗琦,我有时也会为她感到后悔,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斐程和我之间像是硬碰硬,谁都不愿低头,渐渐隔上了一层纱。

呆:切,你用手摸过的,我才不吃!

在与斐程失去了两个月的联系之后,他突然在我上课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连忙向老师道歉,去门外接了电话。

呆:吃就吃!不就几根薯条吗!

斐程这两个月似乎颓废了不少,他的声音嘶哑。他说:“荆染,对不起。一直我都认为那件事是你的错,总是逃避退缩。”

等小呆几秒吃完,朵朵突然崩溃大哭!

我满怀期待的准备听斐程接下来的话,我以为他会说,荆染,来我这儿吧。可我始终太异想天开。

朵:呜呜呜呜呜!竟然一根儿也不给我留!

他顿了顿,接着说:“我觉得我应该面对现实。现在回想起来,你那时也不一定会好受。是我不好,是我误会你了。”

呆:不是你让我吃的嘛······

“没事。”我强忍住笑意,说道。

朵:可是我让你吃你不能真吃呀!

“是纱纱让我知道,有时退缩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

小呆乖乖去买甜筒,第二只半价,所以买两支。

我再也笑不起来了,纱纱,听名字应该是个女生吧。我却还明知故问:“纱纱是谁?”

朵:呆你真好,其实一只我也可以吃饱的!不过两只会更饱!

那边的斐程的呼吸明显一泄,他道:“纱纱是我在咖啡店遇到的女孩,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兴趣,共同的穿衣打扮。纱纱是个好女孩,我们决定明年春天结婚。”

呆:给,担心你待会儿逛街累了又喊饿!

我并不是个会特别隐藏情绪的女孩,却也在斐程面前控制不住自己。

朵:呆我觉得你真绅士,从不和女朋友抢零食!也不抽烟!

斐程,我们之间真的隔了一层纱呢!

呆:······对呀,我只爱吃大米饭!

剧情二:武汉,光谷,鲁巷,某牛肉拉面店

出门左转,朵朵非拉着小呆进隔壁的拉面店。点一大碗红烧牛肉面,一大杯热豆浆,坐在对面捧着脑袋盯着小呆狼吞虎咽。

朵:呆,你胃不好,只许吃拉面,不许喝凉的!不许吃油炸!

小呆一直忘记自己胃不好,一沾刺激就发作。

但朵朵一直记得,从一次偶然发现小呆吃胃药开始。

几年后,小呆和朵朵异地,小呆每次出门想图简单吃麦当劳都会想到朵朵这句叮嘱:不许喝凉的,不许吃油炸!

然后出门左转左转再左转,直到找到有卖红烧牛肉的拉面店。

剧情三:武汉,校门上跑火车的XX学院,旧食堂,窗外飘满红枫·····

去食堂吃砂锅面,两大碗热腾腾的香菇鸡丝。

小呆迫不及待要动筷子,被朵朵拦住······

朵:呆,鸡丝好少哦!

呆:一根,两根······八根,才八根!是好少哦!

朵:我说我碗里鸡丝好少哦!

呆:一根,两根······七根,哈哈哈,比我还少一根!

朵朵盯着小呆,像盯着一个大猪头。

朵:你明明应该马上把碗里的鸡丝全部夹给我!

呆:为什么全夹给你?

朵:因为我说我碗里的鸡丝好少哦!

小呆好像恍然大悟,乖乖把鸡丝全夹到朵朵碗里,又被朵朵退回来两根。

呆:为什么还给我两根?

朵:没有鸡丝叫什么香菇鸡丝面啊!

呆:我又没说要吃香菇鸡·····

小呆乖乖闭上嘴巴,内心独白

朵为什么总是莫名生气而我不服又不敢惹她?

剧情四:武汉,某校门上跑火车的XX学院,3年后的旧食堂·····

毕业前夕,朵朵和小呆在食堂后一次吃香菇鸡丝面。

小呆把鸡丝全挑出来放朵朵碗里,但朵朵一根也吃不下,拿着筷子,泪水直往汤里掉。

小呆决定去深圳,要离开朵朵。

朵朵送小呆到火车站,哭得像个傻瓜。到了后十分钟,小呆不得不进站,朵朵只能送到检票口,哭着喊:笨蛋,不许回头!笨蛋,不许回头······

小呆没有回头,怕被朵朵发现自己也挂着两行眼泪。

过一会儿收到朵朵短信:你为什么不回头!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

过一会儿又收到朵朵短信:大笨蛋,我想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往后几年,每次小呆回去看朵朵,朵朵都会问:大笨蛋,我想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其实大笨蛋也不想走。嗯,真的不想走。

剧情五:回到3年前,大二,某校门上跑火车的XX学院的第二个圣诞节,天寒地冷,适合接吻取暖

小呆兴高采烈去找朵朵。

呆:朵朵快下来,哈哈哈,我给你买了一只苹果!

朵:真的吗?真的是苹果吗!哈哈哈,我马上下来!

半分钟,朵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下楼。

呆:哈哈哈,朵朵快看,上面还有一个“福”字耶!

朵:不是一只苹果吗!为什么是一只苹果!!!

呆:这难道,不是一只苹果么·····

朵:苹果干嘛要用一只!!!!!

呆:好像是“一个”苹果?

毕业一年后,小呆终于有钱给朵朵买苹果,但朵朵没有冲下楼。

快递把包裹送到的时候,朵朵在武汉,小呆在深圳。

那天下很大的雨,晚上朵朵哭着告诉小呆自己肚子疼,一天都躺在床上,苹果还没有拆开。

朵朵说:呆,我不想要苹果,不想要ipad,也不想要新衣服。我只想你早点回来,不用每天陪着我,只要想你时随时都能见到你,就好。

小呆沉默很久,说:朵朵你喝点儿热水。

每个月都有一天,朵朵说:小呆我想你,想你抱抱我。

小呆用QQ发个抱抱。

朵朵说,小呆不要假抱抱!小呆要真抱抱!

小呆又沉默一会儿,又发个抱抱,说:朵朵你喝点儿热水。

剧情六:异地的几年时间里,朵朵的内心独白,呆就是个大猪头!

朵朵不再要抱抱,学会了皱眉头,很少在电话里撒娇。眼泪也不再当着小呆的面往下掉。

朵朵试着告诉自己说,朵朵长大了,朵朵不怕了。

多年以后小呆想,如果还有机会,他宁愿朵朵永远也不要长大。

但如果是世上大的骗子。

如果能回到初的地点,我一定不会选择喜欢上你,因为喜欢你好累呀。

但是没有如果,所以我还是喜欢你,好喜欢你。

如果能回到离开的地点,小呆一定会选择留下,因为留下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辛酸的故事。

但是没有如果,所以小呆只能努力走回去找你的路。

有些路一旦开始,你就必须往前走,因为已经没了退路。

呆就是个大猪头,可朵非猪头不嫁。

剧情七:武汉,江滩,芦苇丛,微风吹过,天蓝水也蓝

大3那年,小呆和朵朵去江滩看芦苇荡,一路上好多穿婚纱的新娘子。

朵:呜呜呜小呆,我也要穿婚纱,我要穿白漂亮的婚纱!

呆:好,给你买!我猜,我们家朵朵穿上婚纱,一定和姑姑一样漂亮!

朵:姑姑······哪个姑姑?

呆:刘亦菲啊!哈哈哈!你不会以为是李若彤吧!

爬起来摸摸红肿的左脸。

表情特委屈,不过要先哄生气的朵朵。

傻呆:朵朵,朵朵,将来我要给你买一套很长很长又白又漂亮的婚纱,一枚很大很大又闪又美丽的戒指,我要把你变成世界上漂亮漂亮的公主······

朵:嘿嘿,小呆你真好!

呆:朵朵你还生气不?

呆:嘿嘿嘿,我就知道!

傻朵:哼!将来你还要买很大很大的房子,很大很大的沙发,一台可以当电影看的电视!我要躺着看电视,你要在旁边喂我吃水果,还要给我捶背!

呆:哇哈哈,我还给你捏腿,还要······

呆:还要给你做好吃的!

剧情八:毕业一年后,小呆在深圳,朵朵在武汉

又有一件大事发生,朵朵在QQ上呼叫小呆。

朵:小呆小呆,伐开心,要抱抱,要狠狠的抱抱!

呆:咋了朵朵?肚子疼吗?

朵:不疼,但是今天我大学后一个闺蜜宣布她要结婚了!

呆:完了朵朵,我猜你是后一个。

多:哼!小呆小呆,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呀?

半天没有叮咚声,两个人同时沉默好一会儿。

朵:小呆,我不要大房子!不要大沙发!不要可以当电影看的电视!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你。

呆:可是我想给你大房子,大沙发,大电视,还有大大的戒指和婚纱。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304永利集团游戏官网 https://www.sweyj.com.cn/?p=70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