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专题 › 冯队看了一眼雷刚,总感觉周围有一些凉飕飕的风在转来转去的

冯队看了一眼雷刚,总感觉周围有一些凉飕飕的风在转来转去的

静寂的夜空与漆黑的大海混合在一起,正在这时,一架直升机从远处天际滑翔而过,打破了夜空的沉寂。
“一千米外是什么?”直升机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消瘦男子饶有兴致的发问着。
“什么也没有,不,等一下,现在刚好有一条鱼跃出了水面。” “看的清晰么?”
“特别清晰!” “三千米外有什么?”
“队长,我现在看见了五万米外的那个小岛了,想不到竟然会有那么多花草树木,简直太漂亮了!”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到达目的地了,我们一定要隐藏自己的实力,这次我们所遭遇的对手肯定极不简单。”
直升机在小岛上方盘旋一圈后,缓缓降落在广场之上。
“欢迎两位警官来到我们的小岛,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刘教授的第二助理杜鹃。”
“我叫冯云海,他叫雷刚,是我的队员。”冯队作了简短的介绍。
“幸会。”杜鹃很有礼貌的与两位警察握了握手。
“可能两位警官早就收到了相关材料,小岛上原本有十个人,大家相处的跟家人一样,谁想到后来有两名科研人员突然离世,这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的相当大的阻力,有些详细的信息我们也正在整理,不过到目前为止,仍是所获甚微。”杜鹃说完,眼里噙满泪水。
“事情已经这样了,杜鹃助理不必过于伤心。我们在接到任务之后,第一时间阅读了相关资料,关于两位科研人员猝死的细节,不知道有没有详细的资料?”
“有!这些材料在医务室,更为细节的东西也可以询问解剖医生。”
杜鹃带着冯队二人来到医务室,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大家来到医务室内。
“洪医生,这两位接手案件的冯队和雷刚。”杜鹃做了简单介绍。
“洪医生,我想问一下,两位不幸去世的科研人员有外伤么?”冯队直奔主题。
“我仔细检查过,两个人的身体上没有任何外伤,也排除了其他死因,的确死于突发性心脏病,但有一件事我很不理解。”
“那件事?”冯队像是嗅到了敏感信息。
“这两个人在生前跟我关系都不错,他们在去世前没有任何征兆,我所不理解的是我在一个多月前给大家做过体检,那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洪医生一边说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冯队没有说话,他有随便问了一些信息,又叫雷刚看了看死者心脏的图片,便毫无收获的离开了。
走出医务室,冯队突然停住脚步。
“杜鹃,我想看一下这里每个人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好,所有材料我们都已经准备齐全了,前几批警察也都翻阅过,不过所获甚微。”杜鹃一边说一边带路。
“这件案子很奇怪,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有他杀的迹象。”冯队像是喃喃自语。
“我也这样认为,我只是惋惜……”杜鹃说得很慢,看的出来,她此刻很伤心。
“你的心情我理解,有些事发生了就不会挽回,一定要振作起来。”雷刚安慰着杜鹃。
“这些就是详细的材料,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你们先休息吧,必经一路劳顿,如果有任何需要,我会协助你们。”
“谢谢杜鹃助理,时间不早了,这些材料我们拿回住处看一下,你也尽快回去休息,我们会尽快查明真相,以免发生更严重的后果。”冯队对雷刚笑了一下,雷刚耸了耸肩,抱起一大堆材料走在冯队和杜鹃身后。
小岛上的一个别墅内十分豪华,送走了杜鹃以后,冯队和雷刚便坐在沙发上翻阅材料。
“有什么情况没有?”冯队含糊的问道。 “没有!”雷刚回答得很坚定。
“既然没有人监视,我们总算可以说些什么了,你感觉哪里有疑点?”冯队将资料丢在茶几上,揉了揉眼睛,他现在很疲乏,因为有些事他仍然串接不起来。
“到目前为止,我只是发现杜鹃有些怪异,她的眼神有些狐疑,那个神情虽然很细微,不过我已经发现了。”
“除了这些呢?”冯队的脸上露出了别人难以觉察的赞许,雷刚看的很明确。
“量为死者的心脏有问题,不是病的问题,虽然没有放大,但我看见了一个小洞,那个洞极小,或许显微镜也无法觉察。”雷刚的目光落在冯队脸上,冯队轻轻一叹。
“这个发现跟我得到的信息很吻合,我已经确定两人不是自然死亡,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发现?”
“都是些基础材料,第一个死者叫王强,家族没有心脏病史,他负责整个科研项目的后备工作;第二个死者叫马华,他是科研组长刘教授的学生兼助理,他死在实验室里,很突然。两个死者在临死之前,并没有人靠近过他们,这样的话,这件事还真有些蹊跷。”
“等一下,马华去世之后,谁负责助理工作?”冯队似乎嗅到了什么。
“是刘教授的女儿,刘颖,不过现在这个项目已经暂停了,因为刘教授近在养病。”
“心脏病?”冯队皱了皱眉头。
“对,心脏病!”雷刚看着冯队的表情,觉得这里是一个关键。
就在此时,雷刚突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这个动作只有冯队了解,因为两个人之间的配合太过密切。
“我先去趟卫生间,这些材料似乎没有价值,我初步判断两名死者都是正常死亡。”雷刚说完话,起身去了卫生间,他的眼角余光一直扫视着别墅外两百米以外的某个树丛后面,尽管那里漆黑无比。
三分钟后,雷刚走出卫生间,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看来这件事很不简单,有人已经开始注意我们了。”雷刚看了一眼窗外,淡淡说道。
“看清是谁了么?”
“有树挡着,看的不清晰,不过我确定是一个男的,一米七六左右,所以误差不超过一厘米。”
“这倒是一个线索,我有思路了,现在我们马上睡觉,我觉得明天我们有必要见见这里所有的人。”冯队难得舒了一口气。
两人他躺在床上,各自思考着后续的工作。
转眼间天亮了,杜鹃很早就赶过来,送来一些早餐。
“我想见一见这里所有的人,我们通过一夜的调查,已经得出了结论。”冯队边吃边对杜鹃说道。
“这么迅速?”杜鹃望了一眼冯队,却没有发现,雷刚也扫了她一眼。
“好吧,我通知大家一声,过一会儿你们直接去材料室。”杜鹃说完话,转身离开。
“你刚才说话时,她的眼里充满了喜悦,虽然她刻意掩饰,不过绝瞒不过我的眼睛。”雷刚声音不大。
“嗯,我们去一个地方看看。”冯队说完,和雷刚迅速走出别墅。
“真狡猾,已经把脚印给抹掉了。昨晚那个神秘人偷就站在这里。”雷刚呼出一口气息。
冯队没有说话,他只是随意做了一个手势,但是雷刚已经理解了,两人佯装先前走去,正在这时,一个男子拉着一个女孩儿的手朝奔向资料室。看样子,两个人应该是热恋中情侣,他们似乎在说着什么重要的事情,由于说的过于投入,所以根本看到冯队二人。
“这个男子的轮廓看起来有些眼熟。”雷刚轻轻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去资料室吧。”冯队看了看表,说道。
资料室里坐着七个人,见到冯队后,都站起身来,杜鹃分别做了介绍,冯队礼节性的与众人握手。
握手之后,冯队的脸上充满了严肃,他扫视了一眼众人,朗声说道:“我们看了一些材料,又做了详细的调查,对于两位科研人员的突然离世我深表遗憾,但是这件事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众人听到这样的结论,都长舒一口气,毕竟这些日子里,大家的内心饱受煎熬。
“刘颖,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去见一见科研组长刘教授,顺便跟他道别,听说他病了。”
“冯队长,这个科研项目被我父亲视为生命,可是他的身体确实不好,我想求您帮一个忙。”刘颖看了一眼冯队,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那个男人。
“好吧,我们边走边说。”冯队几人走出资料室,与众人道别后,朝医务室走去。
“说吧,需要我帮什么帮?”
“我想叫您劝说我父亲退出这个科研项目,把一些事交给年轻人去做,毕竟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了。”
“好吧,我试一试。”冯队看了一眼刘颖,他没有拒绝。
三人来到医务室的二楼,这里的环境十分优雅,刘教授正带着眼镜在病床上阅读材料,见到有人进来,才放下了手中厚厚的文件。
“爸爸,叫你好好休息的。”
“躺的太久了,我怕自己的大脑停顿住啊。”刘教授似乎很怕自己女儿担心。
“这两位是特派警官。”鬼大爷鬼故事。
“好啊,好啊,如果这里不再出现什么重大事故,等我好起来,完全能够撑起这个项目。”
“你怎么还提这件事,我不说过了么?你现在主要的是养好身体。”刘颖夺过刘教授手中的材料,借故离开了。
冯队看了一眼雷刚,雷刚马上会意,转身离开。
三十分钟后,冯队才走出医务室的二楼。
“我跟你父亲谈了一些你交待我的事,他似乎很开明,不像你说的那样执拗。”
“他同意那样做了?”刘颖感激的看着冯队。
“你父亲决定停止这次科研工作,他现在正在草拟相关的申请文件。”
一个小时以后,小岛上所有人都得到了停止科研工作的通知,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每个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难免有些伤心,因为小岛上的工作,他们倾注了太多心血。
夜幕之下,冯队打了几个电话,之后便与雷刚收拾一些必备物品,因为明天他们就要离开小岛。
深夜,两人突然从床上爬起来,他们蹑足潜踪的来到实验室的门口,实验室的门虚掩着,里面漆黑无比,但是雷刚却看得异常清晰,他的手按了按冯队的手腕,冯队早已会意,悄然离去。
“不许动,举起手来。”雷刚举着枪,指着黑暗的地方。就在这时,雷刚身上传来一阵剧痛,他倒在了地上。
一个黑影急速窜出实验室,飞一般地跑到海边,海面上突然飞来几架直升机,直升机的灯光照在黑影身上,黑影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显然有些震惊。
“肖恩,想不到这件事是你做的!”刘颖的眼中噙满泪水,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那个自己深爱着的人竟会在这里窃取资料。
“我只是在搜集资料,这个科研项目绝对不能终止,你知道我们倾注了多少心血。”
“詹姆斯,不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了,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我只是保证我们中国的科研成果,绝不能落到美国人的手里!你的同伙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冯队举着枪喊道。
直升机上,两名警察已经将杜鹃控制住了,杜鹃是在企图联络一架海外直升机的过程中被捕获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肖恩还想狡辩,不过他却被身后的一阵强大电流给击倒了。
当他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已被关押起来,一同被关押的还有娟子。
“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我们已经对你做了详细调查,你偷听我们的讲话时,整件事已经浮出水面,我们在你身上搜出一个先进的设备,这个设备可以发出强大的电流脉冲,这种脉冲能在远距离对人的心脏产生致命伤害,如果我没有做充分的准备,或许昨天晚上我也会死于突发性心脏病。”雷刚手里拿着一个钢板,想起了昨夜那可怕的一幕。
“你就是杀人凶手!”冯队点燃一根烟,严肃地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么?”
“好犀利的一张嘴,我有个故事,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听,五年前,留学美国的肖恩被一个秘密组织给杀害了,之后这个组织派了一名特工进行整容来顶替他,后来这个顶替肖恩的人来到中国,他怕露出马脚,先后杀死了肖恩的家人。
后来这个人来到小岛上,先后杀死了两名队友,又伤了刘教授,企图加入到核心科研团队,以此窃取机密材料。
这个神秘组织为了这件事的成功率加大,又收买了一名留学美国的高材生,以此来帮助你逃脱,这个故事精彩么?”冯队呼出一个烟圈,攥了攥右手。
“我没有杀人,更没有什么同伙儿,警察当然可以污蔑!”肖恩依嘶吼道。
“很遗憾,我除了是一名警察外,还是一名特异功能的拥有者,我能探查到人体弱电所产生的影像,也就是说,只要你与我握一下手,我便知道你过去和现在所做过的任何事情。
我早就发现杜鹃有问题,只是她的意识里并没有杀人影像,我才终才锁定了你,但是我没有证据,这才叫刘教授散播停止科研工作的假消息,那样做只有一个目的,我要留下你的犯罪证据,现在证据确凿了,红外监控已经拍摄了你窃取材料的整个过程。”
“卑鄙!”
“所有的话留到法庭再说吧。”冯队说完,与雷刚转身离去,走到外面,正见到刘颖站在那里。
“这个项目对我们国家很重要,你父亲也遭受到了袭击,放心,他会好起来的。”
“我已经忘记了那个人,并决定亲自带队做这个项目,继续我父亲的梦想。”刘颖的眼角流下两行泪水,她望着远方,似乎远方有一个即将实现的愿望……

“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充满惊悚的尖叫声打破了牛家寨的寂静,一位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吓得连滚带爬的往村长家里跑去。很快这个惊人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寨子。村里人心惶惶,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事情。在男子的带领下,村长和村里其他胆大的男人们一起进到山里,在男子的指引下看到了在杂草丛生的山坡上那一节节被肢解的尸体。
“呕……呕……啊……”恐怖的尸体,腐烂的气息直叫众人呕吐不止,仿佛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快……快去……报警,报警啊!”村长再也冷静不了,颤抖着声音大喊起来。很快,好几辆警车就开来了,上面下来很多警察,将现场重重围住勘察案发现场。警察将尸体收拾好带走,开始立案侦查。警察局的沃森探长对这起恶性杀人碎尸案件相当的感兴趣,他敏锐的嗅觉感受到这件事情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破案件,首先要弄清楚这具尸体到底是什么人,经过法医的鉴定,这是一具女尸,年龄大约在29岁左右,在残留的左大腿处有一个明显的红胎记。死亡时间大约是在48小时以内,在死者的手指甲缝里发现有一些男性的毛发,可以假设这是死者临死前抓挠对方留下的。沃森探长仔细的研究着手上的这些资料,他内心在大胆的假设:这很可能是一起感情纠纷案,女子死亡时间不长,说明她很可能是周边的居民。自己得查查这两天报案的失踪人口。
理清思路之后,沃森探长喊来助理马青一起开始工作。很快,马青查到了在青阳镇的一户叫周阳的男子报案,说自己的妻子失踪一天多了,年龄29岁。沃森探长强忍住内心的狂喜,让派出所通知周阳来认尸。通过残余的肢体,周阳看完之后便确认了,这是她失踪的妻子李冬梅。出警察局的时候,周阳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眼角没有眼泪,但眉毛一直紧紧的皱在一起都快成疙瘩了。嘴角微微颤动,好像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把话硬生生的咽回来肚子里。
沃森探长觉察到周阳一定是知道什么,他决定第一步就从李冬梅的老公着手了解。李冬梅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她在什么样的家庭生活着?杀死她的人和她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第二天一早,沃森探长查到周阳的住处后便驱车前往。周阳家是一座低矮的平房,破旧不堪,屋内墙壁被烟熏的黑漆漆的,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看一眼便知道日子很难过的人家。而周阳呢?本人皮肤黑的就像抹了碳似的,头发乱糟糟灰蒙蒙的,衣服也上居然有很多的破洞,灰一块白一块似乎很久都没洗过的样子。看到沃森探长和助理马青来了之后,眼睛里有一丝丝的闪烁不定但又极力想掩饰,好像想隐藏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阳先生,我们这次来就是想尽早侦破案件,我们有些问题请您如实的回答。”沃森探长坐在一把黑色的木椅上,开门见山的说。那把椅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好像显得承受不住似的求饶。
“嗯,好,长官,您问吧!”周阳低眉顺眼,老实的回答着。他坐在一把矮小的凳子上。
“你和李冬梅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四年前,相亲后结的婚。”
“你们的夫妻感情怎么样?” “嗯,还好……初还好。”
“那后来呢?”沃森探长换了个姿势,翘起了二郎腿。
“嗯,后来我们的感情就变得平淡。” “那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我的收入不高,李冬梅嫌我我不会挣钱,跟着我吃苦受罪,天天抱怨日子没法过了。”周阳说着,脸上的表情变得哀戚。
“那李冬梅在死前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平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呀?”沃森探长追问道。
“没有,她平时不太和邻里说话。” “哦,那她失踪前有没有说要去什么地方?”
“也没有。” “那我们可以看看她的房间吗?” “嗯,好吧。”
沃森探长和马青在周阳的指引下进到李冬梅生前的卧室,发现卧室不大,里面有一张双人床和一个梳妆台外加一个半旧半新的衣柜。梳妆台上的东西很多,和这个屋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上面有三只颜色不同的口红,一盒粉底,一瓶香水,以及一些金银首饰。引人注目的要属桌面上的一张照片,显然那就是李冬梅。照片上的李冬梅穿着一身玫瑰红的旗袍,将苗条的身材衬托的完美。那一丝巧笑倩兮真是勾人魂魄,这个女人很美丽。“嘎吱”马青好奇的打开衣柜,里面有一些时新的衣服,无不显示出这个女人热爱生活,热爱打扮。
时间已经不早了,沃森探长决定回去和马青好好研究一下,理清思路看下一步怎么办。回到警察局,沃森探长就问马青:“你对这个案子怎么想的?”马青微微皱眉,然后有条不紊的说:“这个死者李冬梅长相好,和他的老公一点也不般配。加上周阳说‘现在和李冬梅的感情平淡了’,是不是说明李冬梅外面有人了。依据周阳的收入水平,李冬梅桌上的金银首饰,和衣柜里的时新衣服都需要很多钱,他是负担不起的。所以我怀疑李冬梅外面有人。”
“那杀死李冬梅的人很可能就是周阳?”沃森探长大胆的假设。
“探长,我经过观察觉得这个想法还不能肯定。毕竟我们也没有周阳杀人的证据啊。我建议在确定之前我们还得再了解了解,如果确定真的是李冬梅外面有人,并且查清楚她的这一段婚外情我们才能让案件浮出水面啊。”马青精明的头脑不得不叫人佩服,当是沃森探长就是看中这一点才选择马青的。
经过三天的秘密走访调查,从附近的居民口中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李冬梅果然外面有人,那个男人就是青阳镇上一个开精品店的老板——朱齐。朱齐长相帅气,身材魁梧,重要的是很有钱。李冬梅就爱逛这样的店,她出众的外表也迷倒了朱齐,一来二去俩人眉目传情就勾搭上了。这个消息周阳很快也知道了,被戴了绿帽子他气的恨不得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可是他性格懦弱,气归气,但是就知道忍着,他好言好语的劝着李冬梅,但是李冬梅对他唾之以鼻,不屑一顾。
沃森探长和马青一起去了镇上找到了朱齐,这个男人坐在店里正看着电视。一看到警察进来,他有点慌张,赶忙站起来有点紧张的说:“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你是朱齐吗?我们是警察,现在有一宗杀人碎尸案需要你协助一下。请问你认识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吗?”马青说着,递过来一张李冬梅的照片。
“不,不认识。”朱齐矢口否认。 “你再好好看看。”沃森探长注视着他说道。
“不……不认识。”朱齐摇摇头。
“呵呵,那您知道近发生的杀人碎尸案吗?”沃森探长问。
“嗯,知道,知道。我想我可能帮不上您们什么。”朱齐心虚的说道。
“那好,如果您想起什么记得联系我们,这是我的电话。”沃森探长递过名片。

天气很热,目前也没什么好发展的项目,虽然没有钱但我还是决定先休整一段时间,就用这几天在家里专心的修行,增加一些智慧和福报也是好的。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因为今天是六月初一,也是佛教里的十斋日,下午1点的时候就开始超度几个亡魂,可是在打坐的时候怎么也净不下心来。总感觉周围有一些凉飕飕的风在转来转去的,感觉非常不舒服。于是干脆就站了起来,一边念着经文一边向阳台走去,正当我聚精会神的时候,没想到女友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大喊了一声!我顿时亡魂皆冒,眼前一黑就晕了,很生气的打了女友一下。他也恼了就跑开了!

可是我却突然发现自己变得模模糊糊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很快就感到很冷。

其实今天济南的温度右34度,可是我却很冷,先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同修道友,可是她也没办法。我就自己打坐,即便是失了魂也走不远的。看到周围都是人!

想来是我在念经的时候来的吧,她们有的看着我笑的,也有扮鬼脸的买老的少的都有。可是我干到无比的寒冷!

就跑到了床上,找了一床被子盖上!出了好多汗可是还是冷!

我被吓着的事情大家很快就知道了,于是乎各种招式都不断地展现在我的眼前。其实按说想我这样都已过而立之年的人按说不该再被吓着,更谈不上掉魂了。可是我确实是掉魂的症状。可能真的是失魂落魄吧。

工作没了,家里还催着想早点抱孙子,我却是一无所有,每天就这样等消息。几个项目也迟迟不能开始,给人家打工也不太可能。自己的公司也是入少出多几乎是苟延残喘了。总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可就是找不出来,难道是房子有问题,也不会是呀?总之一团了乱糟糟。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304永利集团游戏官网 https://www.sweyj.com.cn/?p=69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