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专题 › 刘洪滨代言的假药广告热线电话,想跟其时声名正隆的欧阳修一较诗才

刘洪滨代言的假药广告热线电话,想跟其时声名正隆的欧阳修一较诗才

有销售方仍肆无忌惮,无异于对监管的藐视。但遗憾的是,有关方面的执法似乎总是慢半拍。

有个掌故说,北宋时有“才子”自认为文如锦绣,想跟其时声名正隆的欧阳修一较诗才。上门寻访途中,“才子”技痒,屡屡吟出口水诗,有个陌生人则几度续诗。俩人乘船过江时,“才子”高声吟道:“两人同乘舟,去访欧阳修。”陌生人听后微微一笑很倾城:“修已知道你,你还不知修!”

近,长春某大学应届毕业生小雪在网上应聘了一家娱乐传媒有限公司,工作一个月后,盼来的第一笔工资竟然只有160.25元。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小雪在单位并没有底薪,工资完全按照绩效,绩效工资是1750元,扣除未完成工作和考勤,就剩下160.25元”,“我给她开得少,但主要因为她没能给公司带来效益”。漫画/勾犇

在祖传苗医传人、北大专家、养生保健专家、御医世家传人兼风湿病专家、蒙医第五代传人等多重身份中变换,3年内做过9种药品广告……这两天,“知名假药广告表演艺术家”刘洪滨神一样的代言经历,火遍网络。

这故事真实性尚待考证,可“修已知道你,你还不知修”的梗,却流传了下来。而若将这句话稍加改动,或许挺适合用来回应某“神医”:公众已知你,你还不知羞。

但据网友扒,像刘洪滨这样变着头衔、换着主治领域在几个台窜的“老专家”还有三位:李炽明,王志金。这四人也被网友称作“四大神医”。

近日,随着“知名假药广告表演艺术家”刘洪滨的百变身份遭曝光,刘洪滨、李炽明、王志今、高振宗等“四大神医”也相继被扒出。据新报道,刘洪滨已处于失联状态,目前仍在为某无行医资质的保健品公司“坐诊出诊”的李炽明,则因为身体原因暂停“出诊”。

如今其面孔已被镜头存照,期待其真实身份尽早被查实。据报道,刘洪滨代言的假药中,仅某款她号称的“祖传秘方”就在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卖出近200万元。这让人瞠目:四大“神医”代言的药品共卖出了多少,坑了多少人,无疑有待查证。

面对采访,李炽明说,自己真是医生,对广告片中的内容问心无愧,“拍摄广告时每一个文稿我都认真审阅过。”但他也承认,从来都没看过拍出来的片子,“他们是把我当做演员看待了”。他还称,自己之所以接拍了那么多广告片,不是为了补贴家用,而是想完成他“作为一名医者的工作”。

按理说,如今“白骨精”都现形了,接下来就该上演“捉妖记”了,被吹得神乎其神的药就算没立即被查,也该“隐身”避风头。诡谲的是,刘洪滨代言的假药广告热线电话,居然还拨得通——有记者拨过去后,热线另一端还有人借“刘洪滨教授”或其学生的名义继续推销“包治百病”的药品。

李炽明或许可趁着眼下的赋闲时间,走走穴教教“心理素质课”,因为他鲜活地演示了,什么叫“声誉”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以往很多诈骗机构被曝光后,第一时间就是掐断热线电话。可涉事药品销售方竟然来了个“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忽悠也不按“暂停键”。是他们自己不上网,还是觉得监管部门的追查不会如他们的假药那样“立马见效”?

原以为,被扒皮后沦为众矢之的“神医”们会自惭形秽,起码是在舆论压力下为之惭愧。谁知道,作为“神医”的他,却一副问心无愧的姿态,还给代言假药涂上了医学知识普及的“使命感”粉底。这次第,怎一个“让人无语”了得?祭出“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医者使命”的说辞,如果不是他演技全程在线,那大概就是他刚从言必称“拯救人类”的漫威情节里穿越回来吧。

依照2015年施行的新《广告法》,四大“神医”当为假药广告担责,被罚没违法所得并受行政处罚。而那些可能至今仍猖獗的销售方或广告主,也该为虚假广告承担民事责任。有的销售方在曝光后仍肆无忌惮,无异于对监管的藐视,更不能轻纵。但遗憾的是,有关方面的执法,似乎总是慢半拍。

只是他自称“问心无愧”,真的好吗?难道正确打开方式不该是他对着公众和媒体表示惭愧?

▲ 刘洪滨在东南卫视上卖自己研发的“老医院祛斑方”。

首先,他误导了观众是事实,就算他不承认有误导的主观故意,就结果而论,这都难改变他是假药利益链上重要一环的现实。他说代言是在做疾病方面的“科普”,可掺杂着售假“私货”的科普,就是坑人。哪怕他将锅全甩给假药销售者和电视台,也难减其责,因为他跟这几方就是“共犯结构”:没出事时他是食利者,出事了就装无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在节目中,他的身份一会儿是“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院长”,一会儿是“50年溶栓第一人”,一会儿又是“糖尿病DCR疗法创始人”,他称“从来都没看过拍出来的片子”,可代言即有责,谁让你从来不看自己拍的片子的?

其次,他表示“拍摄广告时每一个文稿我都认真审阅过。”可他在电视上卖的号称能减肚子的“一子三叶茶”,在2014年被潍坊市食药监局列为严重违法广告;其广告词中,还有“全身疾病都能好!”之类明显违背医学常识的说法,这也是被他“认真审阅过”的?

如今他还在为保健品公司“坐诊出诊”,可根据《中医坐堂医诊所管理办法》,假借或利用“坐堂医”名义来推保健品是非法的。他对此也一无所知?

是的,无论是李炽明还是刘洪滨,本质都只是“演员”,幕后的“导演”和“制片方”才是罪魁祸首。可纵然只是配合演出的,坑了这么多人,亦难辞其咎。监管者也该依法查究,一个都不轻纵。

在《神医喜来乐》里,神医神在医德;而在李炽明等人的假药广告中,“神医”神在演技。指望他们自觉改过终究奢侈,没准他们内心早就自我麻痹了,真觉得“问心无愧”。薛之谦的《演员》里唱道,“你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那些情节”,那问题来了:这些变着身份说着鬼话演着情节的“神医”,良心怎么就不会痛呢?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304永利集团游戏官网 https://www.sweyj.com.cn/?p=52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