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专题 › 想要给谷歌无人驾驶车做测试员,开始了对中国城市未来年轻人生活居住的共享社区的研究

想要给谷歌无人驾驶车做测试员,开始了对中国城市未来年轻人生活居住的共享社区的研究

霜重。稻草屑上,枯死的茅草上,弯下来的树枝上,路边牛屎壳上,矮墙的石坯上,都是白白的霜。一个月前,霜来了,空气有火苗“噗噗”燃烧后的干燥。晚间天空越澄明,露气越阴寒,翌日晨早,霜越凝重。在野谷,芭茅叶,荒地边绒草尖,落在沟渠的板栗树叶,也是白白的一片。我吃过早餐,拿了一本书,沿山边草径,无意之中到了这个野谷。我原本是想找一处石埂,坐坐,看看书,晒晒太阳,或者静默地独处一会儿,度过一个虚妄的上午。事实上,是鸟把我引到这里来的――在山道的岔路口,有一蓬山毛榉,叶子干涩地黄,树枝杂乱地开叉,有五只,哦,七只,黄�n�_,从山毛榉飞出,先是五只,越过杜英树,栖落在山茶树上,另两只呼呼,在茅草地上空留下两条弧线,不见了。黄�n�_有棕黄色的腹部,黑褐色的翅膀,黑斑头,喙硬硬的尖尖的像一枚铁钉。它喜欢在冬季河边的树枝上落脚,十只八只,逐食昆虫。我太喜欢它的叫声了:呱叽,呱叽,呱叽。边飞边叫,尖尖细细的声音显得它特别愉快,似乎吃穿不愁,没什么事情值得烦心的。我轻手轻脚地走到山茶树下,它们又飞了,呱叽呱叽,像躲过捉迷藏的胜利者。这时,我看见了一只短耳�^,在高高的枫树上,蜷缩着身子,耷拉着脑袋,在一根横斜的枝干上瞌睡。短耳�^,是我第一次见到的――以前只在彩图本上抚摩过它麻灰色身子――比拳头大一些,全身麻灰色,弯弯的喙钩和黑骨质的爪随时预备刺入老鼠青蛙的脑壳。我走到枫树下,它拍了拍翅膀,哇啊尖叫,破空远去。正在对面斜坡觅食的黑头果鸽,从板栗林里,扑棱棱地四散,嘎啦啦,惊恐无比。黑头果鸽差不多有三十多只,贴着树梢飞。我小跑到板栗林,它们不见了。板栗林稀稀寥寥,只有二十几株板栗树,地上铺了一层破败的黄树叶,板栗壳裂开,棕黄色。我站在树林边,四周望望,只看见山梁上有一丛毛竹和一棵冠盖如屋的松树。树林有一条斜坡路通往山梁,在我穿过树林时,又有几只黑头果鸽突兀而飞,我毫无防备,在树叶下竟然窝藏了它们,我不免惊吓了一小会儿。黑头果鸽脖子有暗红的光泽,头乌黑,全身羽毛浅棕黑,身形体态和鸽子无异。它是一种极其机敏的鸟,善隐藏,在阔叶林地带生活,发出“呜呜呜”的呼伴声。山梁的另一边,是一个巨大的野山谷。
中国论文网
几乎是连滚带爬到了野山谷的――没有路,我从杨梅林下去,把油竹分两边掰开,弯过芭茅丛的谷边,才到了一片枯草茂密的湿地。我刚换上的裤子裂开了口子,皮鞋也划了几道痕。一直握在手上的书,遗落在哪儿,也不知道。山雀和麻雀,一直在我前面飞――我每拨弄一片油竹或芭茅时,它们都惊慌失措,“叽叽喳喳”,沿水波浪一样的弧线飞。说是湿地,不如说是一畈无人耕种的山垄田。山垄田分成一级级,向山谷往下延伸,杂草匍匐在地,灰白色,有几处露出白亮亮的积水,远远看去,水汪汪的一片。杂草上全是白霜。山谷约有四华里深,宽的地方有半华里,窄处仅仅几十米,像一个葫芦。我之前从没来过这里,其实它离我非常近,走路不足半小时――或者说,我来过这里,路过它,去了另一个山谷,忽略了它;也或者说,它没有哪一样品相引起我注意,以至于它成了某种形式上的审美空缺。也许吧。事实上,作为一个野山谷,它从不需要任何人注意或瞩目,更何况是我这样一个漫不经心去生活的异乡人呢?
从七月中旬来此客居,荣华山下四处的山谷、山梁,我几乎都徒步走完了。我把群山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区域走。一般是在午后或傍晚,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走到哪儿算哪儿,不走重复的路,沿溪边,沿山腰,沿土公路,我拿一根木棍,有时是一把柴刀,走走停停,歇歇看看。有时心烦气躁,我去山里转了一圈,人完全平静下来。有时心里会特别想一个人,想说很多琐碎又动人的话,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不如去一个无人的山谷站半个下午,望望在头顶上盘旋叫嚣的山鹰,心里只有那一片天空中积淀下来的蓝了。在早晨去深山,我完全是因为一本好书要到有露水的地方去读。没有露水,有霜也是好的。
在一道石埂上,我放眼四望,堆叠两华里之外的山峦,山腰上的灌木大片大片枯黄,山尖上是墨绿葱油的冷杉和松树,右边山冈是一片分成条垄的茶地,左边山冈是杨梅林芭茅地油竹,山谷的低处沿着山形弯曲,一直弯到南浦溪,几丛阔叶乔木从地面喷出来,像几股绿色凝固的浓烟。溪边有一条机耕道,常常有拉沙的货车通过。我记起来了,我走过三次这条机耕道,河石垫的路基,铺了粗粝的砂石。有一天傍晚,我走机耕道,看见好几条被车子压死的花蛇。花蛇有黑斑黄斑白斑三道纹,螺旋形缠绕,头黑黑的。压死的蛇,弯弯曲曲,成了壳,扁扁的吸附在路上。走不了五十米,有一条死蛇。有一次,我居然看见一只山鹰叼着蛇飞走,蛇扭曲着身子,尾巴晃动。机耕道两边有很多芦苇,一蓬蓬,根兜有箩筐那般大。人走过去,苇莺吧啦吧啦,在苇叶间蹿来蹿去,不停地啄食,啄几下,把黄麻色脑袋转过来,眼睛溜溜,跳到另一根啄。前几天,我在院子里挖树洞,有一处竟然挖出泉水。泉水不是冒出来的,而是渗出来,渗了一天才渗了半个树洞。有水的地种什么树适合呢?种香樟梨树杜英桃树杨树茶花都会死,烂根而死。杂工志友说,种柳树,柳树砍一根枝,往地里一插,保准明春散枝开叶。我说,啥树也不种,种一丛芦苇。志友取笑我说,哪有种芦苇的。我说芦苇有山雀苇莺来筑巢,我们种不了梧桐引不来凤凰,有芦苇可会来苇莺呀,苇莺叫得多悦耳,“������”,像情人前来约会时吹的口哨呢。
太�完全挂出来了,像一块柿子饼。霜转眼消失了,成了剔透晶亮的露水。我默诵了《圣经・创世纪》神与挪亚立约的一段。神说:“我与你们并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现在云彩中,我便纪念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水就再不泛滥一切有血肉的物了。虹必现在云彩中,我看见,就要纪念我地上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我多无知,之前一直认为,彩虹是出现在雨后的云彩之中,其实在清晨露水之中,也有虹的闪现。草叶上的露珠,是虹的显示液。虹的闪现只是过于的短暂。
沿着山谷的纵深处走,我被一种鸟叫声迷住了:“嘁嘁�N,嘁嘁�N。”有两只鸟,在相互叫,在山谷边的芦苇地里。音译起来是:亲亲的,亲亲的。声音特别细,清脆,像是从芦苇笛里吹出来的。我听得出,这是黄眉苇�c在叫。这是一种习惯生活在有水的芦苇丛里,吃昆虫也吃草籽。在十月份,枫树叶开始泛浅红时,丹桂一夜红满枝头,黄眉苇�c就来到这片山林了。一天,捕鸟人带了五只鸟来,用一个布兜兜起来。捕鸟人说,这几只麻雀不一样,很会啄人,手被啄破皮了。我放进鸟笼里,见它样子确实像麻雀,可腹部略黄,喙略粗一些,眼眉淡黄,也不像麻雀。它闭嘴时上嘴边缘和下嘴边缘合不拢,喙坚硬,睡觉时把头掖在翅膀下。它不怕人,不像其他鸟在笼子里蹿来蹿去,它们相互啄头或翅膀,抢占笼子中间的一根横档。晚饭后,我一直站在鸟笼边,把灯拉黑,只有窗外路灯的虚光照到它。“嘁嘁�N,嘁嘁�N。”到了晚上九点多,我听到它们的叫声。这就是黄眉苇�c。第二天早晨,我去看它们,全死了。撒开翅膀,头扒拉着,羽毛零乱。这是一种很刚烈的鸟,要么绝食而死,要么撞头而死,要么互啄而死。我异常懊悔,我不应该养它们,白白地枉送生命。我无知,不知道鸟儿也会像烈士,为了自由,可以牺牲肉体。山谷转暖,湿地冒起白腾腾的蒸汽。油竹林,芭茅地,竹林,灌木林,转眼喧闹起来。像幼儿园,早晨入学,原本寂寂的,大门打开,孩童涌进来,闹得人心里喜滋滋。
在一个弯道的石埂上,我捡到一块干粪。干粪有两颗,各有土鸡蛋大,黑黑的,很结实。我喜出望外。干粪有许多尚未消化的草茎,这是野生食草动物或杂食动物的粪便――这里无人放羊,更不会有家畜来――这是什么动物呢?山兔?刺猬?我不得而知。据村里人说,山上有很多野猪,常在红薯地、玉米地出没,但我走了这么多的山谷,一次也没看见过,哪怕是粪便,野猪脚印倒是看过很多,在山田里,蹄印一行行的,有的玉米地拱得稀巴烂。我见过山猫。一次,司机小汪神秘地在我办公室对我说:“昨晚在路上捡到一只猫,但比猫大多了,不知是什么东西。”我问,死了没有?小汪说,差不多快死了。我扔下手上的活,去杂货间看。我说,这是山猫,怎么会伤成这样呢?小汪说,一个过路车撞的。山猫有七八斤重,前肢断了,嘴巴裂开,整个身子全是干了的血。我说,把吕医生叫来。吕医生来了,说,我看不来动物的,开不出药,怎么治疗呢。我说,病理相通,你把青霉素溶化在水里,灌下去给它喝,隔半小时给它喝葡萄糖冲剂,消炎和补充营养同时进行。山猫到了晚上,能走路了,“喵喵喵”,叫得人心里很凉,很悲酸。第三天死了,嘴巴破裂无法进食。它的体毛翻出来,乱扎扎,我颓然坐在凳子上,对小汪说,拖走吧。我看见树被砍,动物死,都会异常难过。树也是一生,动物也是一生,人也是一生。生命的消失都是同样悲凉的。对动物残忍的人,我想象不出这个人的人性会美好成怎样。我把干粪用塑料袋装好,揣进裤兜。
整个荒废的田畈,在初冬清晨,是空寂的。山边的杂木树叶有的深黄有的墨绿有的泛红,间杂起来,看一眼,我就想做一个深呼吸――山峦,无论在哪个季节,它都会铺展淋漓尽致的野性之美,像老虎的斑纹。现在,枯木哀哀,岩石赭赭,竹林幽幽,野花夭夭,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是肆意奔流的柯罗(Corot
Camille,法国画家,1796~1875年)笔下的《枫丹白露的树林》。山谷里,有各色的鸟音浮荡过来。我也辨别不出是哪些鸟欢叫。在各个隐秘之处,鸟音间杂着树枝或芦苇芭茅秆相互磕碰的声响,“沙沙沙”,还有翅膀在树叶苇叶下拍打和振翅的声响。天空不时有鸟飞过,一只两只三只,有的成群掠过,扇形,向一棵大树围拢过去。
空落的山谷,夹了一片荒撂的山垄田,成了我这个冬季初见识到的原始圣殿:荒芜是因为要把重要的一部分空出来,留给将至的人;空落是因为我们的内心需要被一种不着痕迹的东西灌满。大地就是�@样,在我们出其不意时,把珍藏的秘不示人的魔盒,端到我们面前,我们无意间打开它,看见微小的彩虹,牛背一样隆起的山脊,孤独高大的树耸立在高冈,所有的色彩在一片林子里浓缩……在这一刻,打开魔盒的人,会有短暂的晕眩,不知所措。
责任编辑 陈美者

2005年从东京搬到北京以后,我就长期居住在胡同里。至于原因,与其说是喜欢胡同的传统建筑和街道,还不如说是对那里的日常生活有着强烈的亲切感。在胡同里,家的各种功能并非都是在家里完成的。对于附近的居民来说,胡同的菜市场是家里厨房的延续,路边放置的长凳和旧沙发成了家里客厅的一部分,整个街道简直被当作自家的一样自由使用着。街上的人群、丰富的居住功能和悠闲共用状态创造出令人愉悦的城市居住氛围。
中国论文网
所谓共享,就是“共有”“分享”的意思。追溯历史就会发现,“把什么东西和谁分享”是我们人类本质的欲望之一。人类开始定居之前,个人获得的食物要和群体一起分享,分享能力越强的群体越容易生存,而现代人就是这样生存下来的群体的子孙。换句话说,人类本来就有分享的基因。群体分享的不只是食物,也包括居住空间。数百年前,我们的居住环境往往不是完全封闭的形式,相反,是家族以外的人也可以频繁出入、生活和劳作一体的开放空间。与公共的、外部的世界完全分离,“作为家人私人空间的家”这种概念,实际上是从18世纪中叶以后,工业革命时期把工资劳动从家庭中分离之后才开始出现的。并且,这种居住观念是经过后来近现代住宅的商品化、工业化社会的飞速发展、城市的郊外化等等相关产业、社会构造的变化而不断强化形成的。
近几年,一种叫作“共享社区”的新型居住模式开始在世界各地引起人们的关注。一定数量的陌生人共有同一空间并生活在一起,在形式上,与大学的学生宿舍、公司的宿舍以及社会上的合租房很相似,这些群居方式主要是以经济的合理性为目的,然而共享社区的房屋租金和普通住宅相比较却未必更便宜。由此可见,与其说共同居住是出于经济合理性,倒不如说是与他人交往的这种具有魅力的生活方式促使人们这样选择。
现代社会,家族、地域、团体这些传统的共同体系正在逐渐弱化并走向解体,在这样的过程中,现代人更加趋向于独立的生活方式。一人居住、一人工作、一人消费、一人享受的“个体时代”正在开始。城市结构以及构成城市的建筑对社会形态的变化也产生了敏感的反应,并随之转换着自己的形态。以家庭为基础构成的现代城市和住宅的形态,将演变成未来适合个体时代的崭新的建筑以及城市模式。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课题。共享社区在个体时代作为新的群体居住形式,蕴藏着巨大的可能性。我们与阳光100置业集团一起,开始了对中国城市未来年轻人生活居住的共享社区的研究。随着研究的不断推进,我们开始感到,思考未来共享社区的启发点,也许就在北京胡同或上海弄堂等传统的城市空间中,在每天都自然发生的各种共享生活里。
如果深入观察胡同里的共享生活,你会注意到放在路边的各种家具:板凳、桌子、晾衣服的地方、案板、灶台、观赏植物、储物柜、健身器材、鸟笼、扫帚,这些本来属于家庭的物品都出现在胡同的巷子里,供左邻右舍使用。于是,在邻居们一起乘凉、一起做饭、一起围观下棋、一起观花赏鸟的生活场景里,在共同使用着椅子、灶台、柴米油盐的时候,这些家具就成了一个“契机”,使人们自然产生了各种交流和活动。我们的“400盒子的社区城市”就是根据这样的观察得出的未来共享社区生活的一种可能。
那么,这样的共享社区真的会成为诞生崭新城市文化的关键吗?
目前,阳光100在位于广州周边的清远市对一栋空置的纺织工厂的女工宿舍进行了改造,并将其打造成了一个面向广州及周边城市的单身青年居住的共享社区。“400盒子的社区城市”将这栋曾经的女工宿舍设定为项目用地,用这个平台让未来共享社区的形态可视化。我们计划把曾经代表工业化时代的典型居住空间改造成为新时代的共享型居住空间。现代中国的社会和产业构造的巨大变化可以说是这个项目的诞生背景。
通常的公寓住宅用实墙将房间相互隔开,划分出厨房、洗手间、卧室等区域,并把沙发、收纳柜、桌子等家具布置在房间里,形成私人的室内生活空间。与之相对,我们在新的共享社区里把房间小化,设计成能够移动的像家具一样的盒子,以此取代传统的房间。通过对胡同和弄堂等传统城市中的共享空间的研究,我们考虑把平时房间内部的多种多样的家具全部布置在盒子外面,而厨房、洗手间、淋浴室、洗衣室等需要连接供水和排水管的功能区域则全部共用,集中配置在楼层的中心。
每个人的房间由两种要素组成――包含单人床的盒子,以及盒子外面可以自由安装的家具。盒子下安装滚轮,可以自由移动。家具组合包括玄关柜、书架、衣柜、工作台、书房等不同类型,可以根据住户的喜好和需求自由选择后组装在盒子的外壁。例如,喜欢书的人可以选择大书架和书房创造自己喜欢的阅读空间,把喜欢的书放在书架上,坐在沙发上阅读,经过的人通过观察主人的书籍和家具陈设,有着相同喜好的人自然就会产生交流并聚到一起。如果移动盒子,聚集几个爱书者之家,周围空间就变成了图书馆,变成像朋友家的书房那样半公共的温馨的共享阅读空间。如果把所有的书都贴上IC标签,就可以使用电脑或手机,对自己的书和现有共享书籍的位置进行简单管理和查询。此时,书已经不只属于某个人,而是变成了大家可以共同使用的物品。同样,喜欢时装的人也可以组装更多的衣柜,挂在里面的衣服变成了交往的契机。当然人们也可以租一两个“盒子”来发展自己的小型事业。
书架组合能组配成书店、衣柜组合能组配成服装店、工作台组合和沙发组合配成咖啡吧、花房组合配成花店,或者挂到Airbnb上作为民宿出租,变成英语教室、红酒沙龙、DIY家具的木工教室等各种共享和体验生活的场所。
盒子之间的空隙可以用来放置公共的桌子和沙发、书架、健身器具,或者布置成花园,供人们休息放松和交往。人们可以在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和几个朋友一起做瑜伽;周末可以约上喜欢烹饪的朋友,使用设备齐全的厨房聚会用餐;或者在工作日独自拥有一整张宽大的桌子,安心工作。尽管每个人完全拥有的私人空间变得狭小,但在普通公寓里无法像这样,在满足日常生活的同时也获得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共享空间,更不要说可以和更多的陌生人自然地产生联系,并且密切交往。甚至,在共享社区里,不只是居住的空间,住户的私人物品和个人特殊技能之类也能积极共享。只是偶尔使用的晚会礼服、碰巧今天空着的寝室、语言学习知识、空闲的上午时间,像这样的物品或者抽象的时间、技能等也能通过手机或者PC平台在社区中共享。我们也可以应用各种先进技术使共享生活环境变得更加智能和舒适。在建筑物各处安装的传感器,对建筑内的环境、设施的使用情况,以及住户的健康状态和感情状态等信息进行收集,从而调节建筑环境。
另外,IC标记管理个人所有物的技术,洗手间和浴室、厨房等公共设备的优化管理等技术也会在社区里应用,这样不仅减少了众人一起生活的矛盾,同时也让大家的群体生活更加便捷愉快。因为所有的盒子都可以自由移动,所以从一层到七层的平面布置都不尽相同。每层可以安放60个左右的盒子,通常情况下盒子是自由分散的,根据人们的需求自然出现小的交往空间。这样一来,只要移动一下盒子,就可以扩大空间,容纳更多人聚会和活动。如果继续移动盒子,还可以产生提供大型聚会或者召开讲演的空间。或者全体人员一起合作,把楼层四周都腾空,形成绕楼层一圈的跑道,大家就可以举行赛跑了。像这样有趣的使用方法也是可以大胆设想的。
楼层中央有可以把盒子垂直运输的电梯,“盒子们”乘坐这台电梯可以上下移动到各楼层,当天气不错时,就可以登上楼顶,睡在屋外,想必是很舒爽的。
在“盒子的共享社区”中,既有居住空间,又有工作空间;既有小型店面,又有教室和开展活动的场所。在作为私人生活空间的“家”中插入居住、工作、学习、休闲、交流、生产等各种城市功能,简直就像在家中展现缩小版的城市空间。同样,预计未来城市的“家化”也将会加速发展。近年来,写字楼、大型商场、咖啡店、时装店、酒店、书店、图书馆、大学、剧场、公园等城市空间中,出现了类似家一样的地方。例如:世界各地的谷歌办公室设计中能看到很多家的元素,因此居住与工作以及休闲环境的界限变得模糊。星巴克与其说是咖啡店,不如说它是作为城市居民客厅的一部分而存在。另外,Airbnb提供的是介于酒店和家之间界限模糊的体验。柯布西耶提倡的城市概念是,理想城市就是可以对居住、劳动、游憩和交通等城市功能进行合理分配并使之正常运行。而共享型社区预示着一种超越近代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概念的“城市化家”“家化城市”,城市和家浑然一体的环境即将出现。

人类想象力为蓬勃的地方,是科技公司的展会,特别是那些初创公司。这里有五花八门的白日梦,有的让人惊喜,有的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今天我打算做这样一个白日梦――如果此时此刻所有初创公司提出的那些未来科技产品都成真了,活在这样的世界里的2016年夏日的一天,应该是什么样?
中国论文网
早上,我准时起床。环绕在我身边的智能设备成功治愈了我的赖床拖延症。先是加拿大温哥华开发团队研发的Ruggie智能地毯持续发出闹铃声,我必须站在地毯上超过3秒钟才能关闭闹钟;刚想爬回床上,Shock
Clock的智能电击手环就给予试图睡回笼觉的我“不致命的电击”。此时微软的Mimicker
Alarm闹钟也响了起来,我必须准确说出一段绕口令才能关闭它的鸣响……好吧好吧,我真的起床了。
洗漱的时候,我的对面是一面智能镜子。这是谷歌工程师马科斯・布朗的杰作。他在镜子上添加了显示功能,我一边刷牙,一边浏览今天的新闻,查看附近的天气,顺便检查一下周边的堵车情况。不过化妆的时候要使用另一面智能镜子,它可以在我素颜时让我预览化妆后的效果,推荐适合我的妆容。嗯,听它的准没错。
厨房里飘出早餐美好的香味,但美好的部分是,我不用下厨。英国自动化厨房系统Moley厨房机器人使用两个机械手臂,运行ROS机器人系统,模拟真人厨师的烹饪动作开始做饭。我想要换个口味的时候,它还可以参考IBM的超级电脑开发的烹饪食谱,让我尝尝人工智能设计的味道。
坦率地说,从醒过来的那一刻起,我几乎不怎么需要思考,只要乖乖听话就好了,特别是听谷歌日历的安排。谷歌日历新推出的“Find
Time”功能能够自动查询与会者的时间安排,帮大家安排合适的会议时间。而“Goal”功能能够在检查到我有空当时,自动为我推荐填补空白的活动:参加个兴趣小组啊;约在那个时间段恰好同样空闲的朋友一起打个球啊;甚至是当它意识到我有学习需求的时候,还可能给我推荐一个语言课程,学一门外语。
但是,生活在这样的日子里也并不是没有苦恼。每天醒过来要发愁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工作。因为人工智能日渐强大,几乎没有什么工作是它们不能胜任的。扫地机器人比清洁阿姨打扫得更干净,无人机代替了快递小哥,无怨无悔地替亚马逊、谷歌以及丹麦航运巨头马士基公司跑腿,就连澳大利亚邮政公司近都被这个不拿工资却任劳任怨的家伙吸引,开始了无人机包裹投递测试。阿迪达斯也对这种“工人”倍加青睐,并宣布在德国开一家机器人鞋厂,生产阿迪达斯球鞋,恐怕终有一天“Made
by Human”会成为传说般的存在。
不仅如此,机器人似乎能把事情做得更好。韩国的人工智能写稿机器人花0.3秒就能写完一篇有关股市行情的新闻报道;斯坦福大学的机器人团队开发的人形机器人Ocean
One甚至能胜任海底探险的重任,用两只拟人化的“手”轻松完成对人类危险度极高的海底探险作业;而日本的必胜客近开始使用的软银公司机器人Pepper也是细心周到的服务员,不仅能为客人推荐特色菜,还能准确地帮助在意体重的客人计算这顿饭摄入的卡路里,结账的时候还会热心地提醒顾客使用优惠券。
等会儿,好像也并不是完全没了工作机会。虽然无人驾驶技术抢了司机的工作,但是谷歌正在招聘无人驾驶的随车测试员,陪无人驾驶车兜风一个小时可以赚20美元。考虑到谷歌和菲亚特汽车公司合作的无人驾驶商务车年底就计划上路了,而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和Lyft公司合作的无人驾驶出租车也会在明年推出,再加上美国比弗利山市议会已经投票通过了决议,开发自动驾驶公共汽车,估计靠给人工智能打工还能勉强再赚上一笔钱呢!
不过这也不是谁都能干的活儿。想要给谷歌无人驾驶车做测试员,每天要工作6小时~8小时不说,还得拥有学士以上学位,品行良好,没有不良驾车和犯罪记录,打字速度每分钟超过40个字才可以应聘。
算了,我还是随便出去逛逛吧。我打开地图,无目的地乱转。其实我根本不需要告诉任何人我要去哪里,升级后的谷歌地图现在已经可以根据我以往的出行记录,通过对当前地点和数据的分析,大体推算出我的目的地。
手机的新闻推送App给我的新消息说,科技金融公司还在不断革新大数据征信,通过搜集数据、挖掘消费信息推算潜在消费能力。基于我现在的收入水平和生活习惯,数据分析可以预测我将来能赚多少钱,可以消费得起什么样的商品,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走在地图为我预测的路上,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开始有点感谢今天的生活并不是完全如此,但同时我突然很羡慕生活在未来的人工智能,它们似乎知道我将来的模样,知道我要去哪里。可是我呢?我们究竟会去哪里呢?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304永利集团游戏官网 https://www.sweyj.com.cn/?p=5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