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专题 › 使用赫哲语,绣朵玫瑰

使用赫哲语,绣朵玫瑰

赫哲族情歌 相会 男: 乎那吉呀! 我好象―― 孤雁失了群, 猛虎把山高,
孤单一人狩猎又捕鱼。 乌苏里江边遇到你, 你的歌声响耳边,
你的身影印心里。 乎那吉呀! 你的手―― 绣颗葡萄,鸟来啄,
绣朵玫瑰,蝶来落...... 你眼睛象宝石,脸蛋象苹果。 怎么不叫我阿哥爱,
怎么不叫我阿哥恋, 求你快快答应我。 女: 阿哥呀! 我听见了你的歌,
我看见了你的心; 你是捕鱼的土尔高, 你是打熊的莫日根, 下江劈风又斩浪,
上山破雾又穿云, 本领比那星星多, 心肠更比月儿明。 阿哥呀,
答应的话儿何必讲? 绣了烟荷包一个, 绣了花手绢一张, 你不嫌弃就带身上;
困了吸烟解解乏, 累了擦汗歇歇凉。 到时候我还在这里等你,
记住吧,明年的这时光。

哈尼族情歌 多依树下来相会 男: 依乌欠,哎, 太阳就要落山坡,
月亮快要升起来, 山那边的姑娘哟, 你可愿来多依树下一起坐? 女:
依嗬嗬,哎, 太阳落坡月亮升, 密林深处树缠藤; 山那边的小伙子哟,
山下的激流怎渡过? 男: 依乌欠,哎, 多依树上结满果, 树下就少摘果人;
姑娘若是喜欢我, 那边坡绕这边坡! 女: 依嗬嗬,哎, 假若我象鸟儿长翅膀,
展翅飞到那山坡; 顺手摘下多依果, 从山顶放香到山脚。 阿妹的金锁
天大锁不住暴雨, 山高锁不住狂风; 独有阿妹的金锁, 能锁阿哥的心胸。
真叫人把眼望穿 月亮升,清幽幽, 火塘熊熊燃; 坐垫的树叶采了两堆,
香脆的豆子炒了两碗。 干柴添了三次, 出林转了三转; 三弦弹了三次,
不见姑娘的笑脸。 一个人向火不暖和, 豆子香脆也难下咽; 是草深迷了路,
还是被桃树寄生藤缠? 是一天劳累抬不起腿, 还是阿妈不让出门槛?
姑娘啊,快来吧, 真叫人把眼望穿! 阿妹再傻也知甜 男: 金黄谷穗沉甸甸,
雀鸟飞来团团转; 阿哥一唱风传情, 我要阿妹坐身边。 女: 杨梅一出红满山,
画眉再傻也知鲜; 阿哥山歌飞出口, 阿妹再傻也知甜。 若要留郎情要长
有心上山坡路长, 上到半坡妹留郎; 半坡不是留郎处, 臭水不是养鱼塘。
若要养鱼心变水, 若要留郎情要长。 阿哥的眼睛象盏灯 阿哥的眼睛象盏灯,
照见我的身子,照亮我的心; 阿妹步步跟着明灯走, 千难万险不回头!
阿妹的眼睛象泉水, 照见我的脸,留下我的影; 阿哥愿做鱼儿水中游,
今生今世不分手。

screen.width*0.52)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52;this.alt='点击查看原始大小';}"
border=0>

人口为4245人。
主要聚居在黑龙江省同江县、饶河县、抚远县,少数散居于附近县的一些村镇。
使用赫哲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满语支。有奇楞和赫真2个方言。现在只有50、60岁以上的人还能讲赫哲语,其他人由于与汉族人的长期交往己都使用汉语。
赫哲族没有本民族的文字,使用汉字。

赫哲族原信仰萨满教,相信万物有灵。现己基本不信仰萨满教了。

赫哲族是中国的一个古老的民族。其先民很早就生活在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的三江流域。由于赫哲族人过去穿鱼皮衣,有犬陪伴,所以被人们称为“鱼皮部”和“使犬部”。明朝时赫哲族是女真的一支。至清初始以“黑斤”、“黑其”、“赫真”、“奇楞”、“赫哲”等名称见于文献之中。新中国成立后,统一族名为赫哲。20世纪初,赫哲族社会发展还停留在原始社会末期父系氏族阶段,还在采用削木、裂革、结绳记事。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时,曾对赫哲、鄂伦春等少数民族实行野蛮统治、种族灭绝政策,使赫哲族人口锐减,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已经濒于灭绝的境地,到新中国成立时只剩下300多人。新中国成立后,赫哲族人获得了新生。赫哲族人长期从事渔业生产,积累了丰富的捕鱼经验。同时,他们也开展了多种经营,如农业、养殖业等,其生活已呈现富裕繁荣的景象。

赫哲族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304永利集团游戏官网 https://www.sweyj.com.cn/?p=44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