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新动态 › 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一个峭阴阴孤耸的身影

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一个峭阴阴孤耸的身影

  我昨夜梦入幽谷,

  这是我自己的身影,今晚间

  你枉然用手锁著我的手,

  听子规在百合丛中泣血,

  倒映在异乡教宇的前庭,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我昨夜梦登高峰,

  一座冷峭峭森严的大殿,

  枉然用鲜血注入我的心,

  见一颗光明泪自天坠落。

  一个峭阴阴孤耸的身影。

  火烫的泪珠见证你的真;

  古罗马的郊外有座墓园,

  我对著寺前的雕像发问:

  迟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静偃著百年前客殇的诗骸;

  「是谁负责这离奇的人生?」

  从灰土里唤起原来的神奇:

  百年后海岱士黑辇的车轮,

  老朽的雕像瞅著我发愣,

  纵然上帝怜念你的过错,

  又喧响在芳丹卜罗的青林边。

  仿佛怪嫌这离奇的疑问。

  他也不能拿爱再交给你!

  说宇宙是无情的机械,

  我又转问那冷郁郁的大星,

  为甚明灯似的理想闪耀在前?

  它正升起在这教堂的后背,

  说造化是真善美之表现,

  但它答我以嘲讽似的迷瞬,

  为甚五彩虹不常住天边?

  在星光下相对,我与我的迷谜!

  我与你虽仅一度相见

  这时间我身旁的那棵老树,

  但那二十分不死的时间!

  他荫蔽著战迹碑下的无辜,

  谁能信你那仙姿灵态,

  幽幽的叹一声长气,像是

  竟已朝露似的永别人间?

  凄凉的空院里凄凉的秋雨。

  非也!生命只是个实体的幻梦:

  他至少有百余年的经验,

  美丽的灵魂,永承上帝的爱宠;

  人间的变幻他什么都见过;

  三十年小住,只似昙花之偶现,

  生命的顽皮他也曾计数:

  泪花里我想见你笑归仙宫。

  春夏间汹汹,冬季里婆婆。

  你记否伦敦约言,曼殊斐儿!

  他认识这镇上最老的前辈,

  今夏再见于琴妮湖之边;

  看他们受洗,长黄毛的婴孩;

  琴妮湖永抱著白朗矶的雪影,

  看他们配偶,也在这教门内,——

  此日我怅望云天,泪下点点!

  最后看他们的名字上墓碑!

  我当年初临生命的消息,

  这半悲惨的趣剧他早经看厌,

  梦觉似的骤感恋爱之庄严;

  他自身痛肿的残余更不沾恋2

  生命的觉悟是爱之成年。

  因此他与我同心,发一阵叹息——

  我今又因死而感生与恋之涯沿!

  啊!我身影边平添了斑斑的落叶!

  同情是掼不破的纯晶,

  爱是实现生命之唯一途径:

  死是座伟秘的洪炉,此中

  凝炼万象所从来之神明。

  我哀思焉能电花似的飞骋,

  感动你在天日遥远的灵魂?

  我洒泪向风中遥送,

  问何时能戡破生死之门?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304永利集团游戏官网 https://www.sweyj.com.cn/?p=33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